淨心文教基金會--Puremind Culture & Education Foundation
主旨:第三十六期淨心會訊
  ■導師的話
  ■片雪清涼──僧伽先那法師於淨心答問
  ■彌陀飄香覺有情  (陳品廷)
  ■走在「成佛之道」的路上  (不名)
  ■別具一格的學習方式─上「英文經典讀書會」感言  (陳娟)
導師的話


本會導師∼傳道法師


董事長向導師請益

諸位淨心佛友,吉祥如意!
  身為佛弟子,應當時刻不忘自己是三寶弟子,時刻不忘學佛的信願、慈悲與智慧。學佛,即向佛學習。佛因見法證法而成佛,我們亦當以法為師,而非以人為師;以佛法的知見來淨化自他身心及世界,這樣的「依法不依人」,才是正確的學佛態度。
  然佛法一經世諦流布,必因時、因地、因人而有種種方便適應,當然免不了有異質化的一分,所以為佛弟子當善於抉擇所修學的佛法。尤其身在臺灣的佛弟子,可說是有福的,舉凡北傳、南傳、藏傳與日本佛教,皆薈集於此,有人提倡、有人宣講、有人信仰,又有經籍及研究資料可供覽閱。對此,我們更應取精用宏,捨棄過時的方便與變質、異化的法門,而積極宣揚對身心家國有益利的正常道,此方為佛教徒──四眾弟子應有的態度與責任。

                   釋傳道合十
片雪清涼──僧伽先那法師於淨心答問
片雪清涼 ─── Ven.僧伽先那法師於淨心答問 2009.04.05 法觀法師中譯
(Ven.僧伽先那法師為印度MIMC摩訶菩提國際禪修中心之創辦人&住持)

need or greed需要還是貪欲?

問:佛法說放下、不執著,執取不好,但是如果沒有執著、通通放下,那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怎能有欲求、希求,去做這做那呢?
法師:在我們生命中,由於無明,內心發展了很多不需要的、不切實際的欲求和執著,就日常所需而言,其實很多都是不需要的。然而也有很多事確實是要去想、應當有欲求動機、去希望這個那個的,而這些我們不能把它視為執取或欲望,譬如我們感覺肚子餓了,身體想要有食物,這並不算執著、執取或貪求,這只是需要。我們必須分辨清楚,這是需要(need)還是貪欲(greed)。通常我們是混淆的。我們說不要增長貪欲、不應該發展貪欲,但我們口渴時得喝水,肚子餓得吃東西,不吃不喝我們是會死的;其實並不能說也不用認為這是貪欲,因為這只是需要。當我們說不要增長貪求、欲望、執著,這是指不需要的部分。我們的生命中,增長了很多不需要的貪求、欲望與執著,而導致了巨大的痛苦,這些才是當覺知的。舉例來說,昨天我和別人發生爭吵,對方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我昨天經驗了這事;今天呢,其實已經不同了,今天是全新的生命、新的一天、新的時間──一切都是新的。而我卻還想著昨天,他做了什麼、他怎麼可以這樣、我覺得怎樣、我要這麼做…,這些就是一點都不需要的思考、欲望、執著!這些是不需要的。至於因為你等一下要回家,你要有正確的欲想,幾點前要回到家,該做些什麼,這些就不是貪欲,這些是正確的方式、正確的想。即使是佛陀,他也要想今天我要去哪裡說法?差不多什麼時候要起身、要吃飯,什麼時候要吃點藥,佛陀也有這些,這些是需要的。只不過他以一種平衡的、平靜的心,以對無常完全的瞭解來做這些事,至於過程中發生了什麼、怎麼樣變化,心都是快樂的。佛陀不會說事情為什麼這樣發生、它不應該這樣發生、它應該照我所希望的來發生、事情這樣發生我非常不高興…等等,佛陀從來不會這樣說。不管什麼事發生,佛陀都會說好、Ok!讓它就那樣,沒事,放下,ok、ok、ok,Ok無上咒!

遵循自然法則

我們要遵循自然法則,我們不應期望自然的法則追循我們、追循我們的希求、欲望與貪求;最好我們學習去遵循自然的法則。如果一個人這樣學習,不會有麻煩;相反的,如果不知道如何遵循自然法則,而只是在心中發展他自己的想法──事情應該怎樣怎樣,那這個人注定什麼都是麻煩。簡單一點說,什麼是自然的法則、現象存在的法則:我們成長,時間到了,髮白、齒掉、皮皺,身體越來越虛弱,漂亮的臉蛋不再,我們生病了,有一天會死──這就是自然的法則。任何人想要跟自然法則過不去,他一定會受苦;任何人接受它:年紀還小ok,慢慢長大ok,年輕漂亮ok,慢慢老去ok,牙齒掉了ok,頭髮變白ok,多了條皺紋ok,病了ok,明天就要死去ok,都沒問題!偏偏有很多人,老了、頭髮白了,我不要,我要頭髮變黑,我不要皺紋,我要永遠漂亮,我不希望生病,我不希望死去──那就全都是麻煩,因為他跟自然法則過不去!自然的法則就是:有生就有死,得到就會失去,有早晨-黃昏就會到來,有夏天-冬天就一定會來;得與失是相互依存的,生和死是相互依存的,年輕與老化是相互依存的,快樂與不快樂也是相互依存的──這就是自然法則。任何人遵循自然法則,那自然沒問題。但如果我們不瞭解、無明,我們想要自然法則遵循我們,我想要是最傑出的,我想要是最美麗的,我想要成功,我想要最有權力,我想要年輕…,怎麼可能?!錯!錯!錯!錯誤的期望,錯誤的欲求。你不但不遵循自然法則,你還期望自然法則遵循你的欲望。如果自然法則遵循你的欲望,這個世間就不可能存在,甚至它會在很短的時間內消失,因為地球上住著六十多億人口,每一個人有不同的欲望和需求。一個人想要睡眠多一點,他就希望太陽晚一點升起,一個人想要早點日落而息,就希望太陽快點下山,太陽怎麼可能聽每一個人的?六十多億人口哪聽得完!與其期望太陽聽六十多億人的意見,還是所有人遵循太陽運行的法則來得好,不是嗎?這樣就沒問題。

美麗在哪?快樂在哪?

問:剛剛法師談到美麗(beauty),像我喜歡漂亮的衣服,漂亮的耳環,讓自己看起來漂亮,有錯嗎?
(譯者:這是greed or need? 這是需要的還是不需要的?)
問:不,我不認為這是greed,我認為那是我的需要(need),我不想要看起來很醜。
法師:是的,只要遵循自然的方式,你有一張臉,晨起時不要忘了洗洗臉、刷刷牙等。但頭髮開始變白了,不用非得要它變回黑的,單純的就接受它。
問:我每個月都把頭髮染黑。
法師:那麼會有麻煩。
問:什麼麻煩?
法師:因為這不自然。只要保持自然就好,衣服髒了要洗,身體要沐浴,身體要保持清潔,看看鏡子,刷個牙,保持乾淨,那ok,如果做得比這個還多,就不自然了,
問:不,這不是我的錯,我不介意頭髮是黑的還是白的,但是我的親人、朋友、學生,他們都告訴我,你穿的衣服、外在打理的都不錯,那頭髮為什麼不也染黑呢?髮白看起來老很多,那麼衣服耳環就幫不了你了!
法師:不是看起來老,是本來就老,不是僅僅看起來,而是它就是老;當它是老,它是漂亮的,接受它。
問:但….
法師:老也是漂亮,把每一件事都當作漂亮;為什麼你總是只把年輕當漂亮,為什麼你只把黑髮當漂亮?白也漂亮!
問:讓我的親人快樂、高興,讓我的學生高興…
法師:你無需以這種方式讓你的親人、學生高興;不是為你的親人和其他人而活,要為你自己而活,做什麼事都遵循能讓你自己真正快樂的方式而活。真正的快樂不是來自外在,不是來自身體的美麗,真正的快樂來自於內心的快樂,內心的漂亮比身體的漂亮來得重要。
問:我的心是非常漂亮的。
法師:好,那其它美不美麗就放吧!
問:那耳環、首飾就不穿戴了?
法師:你活著如果不需要這些,會比較自然,但是我並不是說從明天開始,你就停止穿戴這些、不要照鏡子,我不會這樣說。如果你想要自然的,適當地穿戴這些,沒有多餘執著、執取,只是簡單的穿著,那還ok,但是不要用那麼多時間、花太多時間想這些,不要變成喔-今天我要穿什麼、如果我戴這個看起會更漂亮、我是不是要再去逛街買些什麼…。像這樣,花太多時間在這些,花太多時間照鏡子……
問:但是這樣會讓我快樂啊!
法師:不可能,這是錯誤的觀念。如果你的心漂亮,那你一切都是漂亮,外在的東西並不能讓你快樂。要裝扮的是你的心!
問:嗯,你看我現在是不是比較靜下來了?
法師:是的,對我而言,你現在看起來漂亮多了。
問:哈……
法師:這是真的。
問:真的?
法師:是的。你不需要聽我的,你不需要相信我說的,你要靠你自己思考,不斷地去思惟它,不斷地閱讀佛陀的教法,不斷地念誦祈願,不斷地禪修,不斷地思考它,那麼你自己會去知道的,ok?!
我們看佛陀的一生,他曾經是個王子,具足一切──錦衣玉食、黃金打造的杯盤碗匙、最好的歌樂、美麗的夫人,所有最美好的一切,因為他是國王的兒子,但是從這裡他無法找到真正的快樂。他離開王宮,到森林裡,揚棄一切,剃除鬚髮…,六年之後,他在內在發現了真正的美麗、平靜與快樂。這並非外在,如果你認為覺得快樂是因為你有耳環可戴,有一天你的耳環也會失去,或許被人偷了……
問:那我就再買一對!
法師:是的,你可以再買,但是你失去的時候會覺得難過,失去它時你的快樂也會失去,再買,你有一天也會沒錢,你今天有錢買,哪一天沒錢了呢?!金錢又是另外一個問題的根榞,你需要更多錢,沒錢了又是一個麻煩。所以,沒錢沒耳環,快樂就在這裡,時時都快樂,不需買那些,你沒辦法用錢買快樂,誰說你可以買快樂?你不可能買快樂,快樂不是在商店裡面賣的。
問:對喔,沒有人能買快樂……
法師:對啦!像你前面說的,你說的,你的快樂在耳環,失去了就再買,因為你覺得快樂。錯,這是錯誤的觀念、瞭解與知見,你真的需要把它調整正確:真正的快樂來自於智慧,而這個智慧你得不斷地去培養發展才行。
如果我們的心,是由愛、慈悲、智慧所裝扮,如果你的心是這樣美好,每一個人都會愛你、尊敬你、對你微笑;相反的,如果你的心不純淨、醜陋,如果你的心是被貪欲、瞋恨、怒氣、嫉妒、無明所影響、所裝扮,就算你花費了很多錢去裝扮你的臉、金耳環、化菕B昂費的衣飾,再多,每一個人還是不喜歡你、討厭你,沒人會喜歡你、信任你、尊敬你,因為你的心是醜陋的。因此,內在的裝扮,內在的美麗,比身體外在的還重要。這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去洗臉、從明天開始不用洗澡、刷牙,不,這些是自然的美麗。自然的美麗和虛假的美麗不同。自然需要的保持整潔乾淨,其實也不是什麼美麗不美麗,就保持整潔乾淨,就這樣,這是正確的;超乎於此,費心思要從外在尋求美麗、快樂,你會有問題與麻煩!尋求內心的美麗與清淨,那麼即使你外表上看起來不美,你忘記去照照鏡子、整理自己,你還是會為人所喜愛。釋迦牟尼佛,即使過了二千多年後的今天,我們仍然喜愛、禮敬佛陀,並非因為他外表看起來美麗。你可想像他待在森林裡這麼多年,從他離開王宮後就不曾再照鏡子、用髮梳,二千多年前的森林裡也沒廁所的,外在看起來也許囚首垢面並不好看,但內在卻是容光煥發的,他的愛、慈悲是光照的,智慧是光照的,因為這個,所以我們尊敬、喜愛佛陀,我們尊敬佛陀是因為他內在的美麗,而非外在身體的美麗。其實這個身體是醜陋、臭穢的,無論你怎麼裝扮它,花再多的錢,你知道身體裡面裝著什麼嗎?其實從大半的身體來說,身體就像個流動廁所一樣啊!很抱歉這麼說,無論你接受或不接受。

【法師放映了關於拉達克景觀等及介紹MIMC所在所做之幻燈照片】

here and now就在當下

法師:(喜馬拉雅山上的)拉達克還未受到很多現在化的影響。它已成為一處受歡迎的旅遊目標,不只是一般旅遊性質,還包含精神層面的旅遊,很多希望尋求生命意義、目的和美好的人們來到拉達克。我們中心有不錯的客棧和禪修中心,提供或長或短的禪修和佛法課程。過去也有很多台灣團體到過我們中心,在此我誠摯邀請各位走訪,除了大自然,也可以是一趟心靈提昇之旅,兩者結合在一起,我們可以有一些佛法的討論、禪修,及生命經驗、觀點的交流,期望大家可以來走走。在場有幾位想去的呢?
問:去一趟那裡,整體來說大概要幾天?課程部份是幾天,課程大概的方向是什麼?禪修是哪種方法?
法師:我們基本上來說是遵循傳統的毘婆舍那(內觀)的禪修方式。
儘管有各種不同的禪修方式和所緣,目標都是一樣的。為什麼我們需要去學習、修習禪修呢?答案是:一.明瞭如何讓我們自己能夠平靜地、快樂地、和諧地活在當下(here and now),這是禪修的第一個目的。二.對於究竟實相的瞭解、涅槃的體驗、從無明與諸有之輪當中得到完全的解脫,這是第二個目的。這便是學習和修習禪修的主要目的。
當我們談到所謂的天堂、天堂的清淨生活,通常我們總是想到未來、死後。其實你並不需要將它放到未來那麼地遠;如果你知道如何生活,我們可以在當下、此地(here and now)就體驗如天堂般的清淨,在這一生中就可以體驗、可以達到,而你所住的地方當下就成為天堂,你不需要等待,也不需要在遠遠的未來或死後才能去體驗那種生命。這就是我在禪修課程當中想要教的,我們能夠在當下體驗平靜、清淨,帶回家去、帶回你的道場,你家當下就成為天堂,這是可能的。
釋迦牟尼佛過去也是以這樣的方式,總是努力在當下此地去轉化生命,而不將它延遲到明天、明年、下一生,轉化就在當下此地,因為誰知道明天、明年、下一生會怎麼樣呢?為什麼需要延遲到未來呢?好事從來不會被延遲到未來,好事一定是當下此地就想要的,不好的事情你才會想要延遲,而非好事。更何況沒人知道未來,一切都是不確定的,所以絕對不要把好事放到後面;當下就可以有的,毋需放到未來。佛陀的原始教導從不曾教導未來或死後怎樣,而是在當下,但在二千多年的發展當中,佛法也像其它宗教一樣,談論了太多的天堂、地獄、過去生、死後,而忽略了當下、現在。當下才是實相,你的生命就在當下此地,而非過去或未來。過未只是想法、夢境和幻想,不是真的,真實的只在當下。你當下這裡有身、有心、有麻煩、害怕、擔心、不確定、無常、種種問題,而解決的辦法也必須在當下找到。麻煩的是,我們不知如何活在當下,卻心想如何在死後平靜地過活,這其實是自欺欺人的,也欺騙了佛陀和法,佛陀從不曾要你這麼做。你得在當下的身心做點什麼,因為你的麻煩、恐懼、擔心就在這此時此地的身心之內,不在昨天和明日。就因為我們總想著昨天、明日,忽略現在,我們因而不曾瞭解真實相,時時面對著麻煩。麻煩在這裡,我們卻往那裡尋求解決之道。不!麻煩既在這兒,解決之道也要在當下這兒,生命在當下!短期的禪修課程當中,我們會強調這個。
(譯者:Ven.,他想知道的是您所教的是何種禪修方法?)
法師:我們所教的就是如何在當下此地平靜、快樂。
(譯者:Ven.,他們想知道你所教的是哪種方法和技巧?)
法師:那你得要來參加課程!
至於行程安排的天數,時間的長短當然依各別而定,但通常時間能長些更好。我知道你們有工作的人應該頂多兩個星期,以兩星期來說,可以有三天禪修課程的安排……

您要information資訊,還是要transformation轉化?

問:三天這麼短?
法師:是的,太短,我倒想建議在我們山上能有三個月的時間禪修最好!但是我知道你們沒時間啊!
在我們中心每年從六月初到九月中,有短期的禪修課程持續舉辦,這通常是專為西方、歐洲一些對禪修有興趣的人所設計的三、四日的課程,他們來到拉達克,通常也想安排一些時間走訪一些古寺、山中健行等等,因為拉達克是個很美麗的地方。至於你們,可以參加這些短期課程,一個坐完可接下一個,也可以住在中心個別進行較長時間的禪修,另外安排小參的時間即可。
法師:如果你們真的有興趣想去,我可以給你們一個實際一點的建議,你們可以組一個為期二週的團,三、四天的禪修之外,你們可以走訪一些地方,這些走訪也像朝聖一樣,用朝聖的心情,我們這裡沒有迪斯奈、百貨公司,有discourse沒有disco,有很多你們會想去的地方,除了山川自然,像山中一些純樸美麗的綠村和村落中的一些古寺,看看寺院、拍拍照,也可花點時間坐下來,作點唱誦、靜坐,講點佛法,有點像是另一種心靈之旅,這樣的參訪行程可以變得既有趣又有意義。
另一個我想說的重點是,並不是很多人都有機會從台灣大老遠到喜馬拉雅那邊去,某些人偶爾可去,ok,但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容易能去。重要的是你們必須在這裡持續你們的修行!台灣有很多的道場、法師,學佛的人也都很虔誠,對佛法有興趣,台灣人可以從佛法中得到很大的利益。只是有些人可能需要的是更清楚、更實際的教導,需要更細心、更認真些,不是只是坐在那兒聽聽法,一點這個、一點那個。這樣已不錯,something is better than nothing,但是你們在台灣很幸運很有福報,以你們的優勢,可以獲致更大的利益,可以更上層樓的才對。這樣的條件在全世界是少見的,其它國家不像台灣,辦活動要有的地方、食宿、交通、種種資源等,在其他地方都不是那麼容易具足的,通常是購物中心很多,佛法道場很少,不像台灣到處都是道場,辦活動也交通便利,你看從台北到高雄高鐵一個半小時。如果我在印度一些地方要辦個禪修課程,要先傷腦筋找個地方,還有誰將提供食物等等,在台灣應該就沒這些問題。你們樣樣具足,應該可以在佛法上得到更大的、更進一步的利益才對。當然囉,你們也許還需要某種禪師像菩提達摩──更嚴格的、可以讓你更認真的。你們有許多老師、教導,但只有教導不夠,你必須練習和轉化,不只是information資訊,還要transformation轉化,對法而言,information不夠,還要法的transformation轉化。

be serious認真點!

記得以前我有一次在此,有位信眾也請我說點法,那一次恐怕時間不足,因此我開玩笑地說,為什麼你們還需要我的說法呢?這裡這麼多佛法書籍、這麼多寺院、這麼多法師,其他國家沒有像台灣有如此多的大寺院、法師、佛教電視頻道的──台灣是全世界最多佛教電視頻道的國家。台灣這麼小的國家,從地圖上看這麼一點點,但你們卻是全世界最多佛教電視頻道的;電視上不間斷地講經說法,這麼多法師,你看你們這麼好的學佛圖書館,這麼多大道場。因此我問她,為什麼你們還需要我說佛法?你們已有佛法了!
除非你是用心、認真的,否則一再地聽聞同樣的那些是沒有用的,你必須是認真的;如果你是真的認真的,也許根本不需要那麼多的佛法開示,你也不需那麼多的佛法書籍,一本就夠了,一位法師就夠了。你不需要佛陀,你不需要菩薩,你不需要偉大的老師,一位看起來很平凡的法師就夠了,只要你準備好了。如果你不是認真的、你沒準備好,一萬個佛陀來也不夠,一萬個法師也不夠,整個圖書館藏、這麼多佛教頻道也不夠。那是因為你並不認真,把佛法的開示當作生活上餘興節目一樣,如同打開電視看一些餘興節目打發時間般,你也只把法的學習當作餘興節目來打發時間,那麼一萬個佛陀來跟你說法,你也不會得到任何利益,跟以前比起來也沒什麼兩樣。但如果你是真的認真的,學習佛陀一樣用功,那麼也許只要一位平凡的法師,一本佛法的書,這樣就夠了。
那時候我還講了故事。當年佛陀鹿野苑初轉法輪時,說法才結束,憍陳如就證果了,往後幾天其他四位比丘也相繼證果,到了第五天,五比丘就都證得阿羅漢果了。他們並沒有聽很多佛法的開示,就因為他們是認真的而成就了;而我們聽聞過這麼多佛法的開示,看了這麼多書,卻還是無法成就,為什麼呢?很簡單,因為我們從來不曾認真過。我要告訴他們的就是,學法重要的是要用心、要認真。
當菩提達摩從印度來到中國時,和梁武帝有一次的會面,當菩提達摩一坐下來,都還來不及喝口茶,梁武帝就開始問問題,就像我們今天一開始這位朋友一樣,坐下來都還沒開始說,她就說她有個問題要問,也許她是梁武帝的親戚囉!菩提達摩長途跋涉而來,旅途勞頓,總得讓他坐下來好好喝杯茶,但梁武帝卻急著問問題,他說:「我已然建造了數以萬計的寺院,供養僧人無數,請問有何功德?」你們看過菩提達摩的樣子,那令人震懾的面容,眼睛大大地瞪著他道:「沒有任何功德,什麼都沒有!」梁武帝這下子可不高興了:「我投資這麼多錢,建寺供僧,你竟說什麼都沒有!你是什麼大師,送客!」於是他到了少林寺附近的山洞面壁禪坐。剛開始幾個月,人們以為這是印度來的一位奇怪和尚,但是慢慢地他們知道一般人不可能像這樣坐在那兒不動,他必然是位大修行者。於是人們開始來禮敬他,請求他張開眼睛、轉過身來為大家開示,「我們現在知道您是一位大修行者了,我們真的很希望您能慈悲為我們說法。」但是他還是保持沈默,如果他要張嘴說話也許他會說:「我知道你們,我也知道梁武帝,你們都不是認真的,別浪費我的時間,離開吧!我不會跟你們說什麼!」年復一年,愈來愈多人來這兒禮敬、請法,菩提達摩還是一樣沈默以對。九年之後,來了一個人作了同樣的請求,菩提達摩還是一樣:「別浪費我的時間,你不是認真的!」但是這個人不一樣,他是特別的,他不像其他人,他是真心求法、他是認真的,他隨身帶了把戒刀,「您認為我不是認真的,你看吧!」他砍斷一邊胳臂,顯示他求法的決心。如果您認為我還不夠認真的話,現在砍不了另一胳臂,我可以接著砍腿。菩提達摩說了:「不!夠了!你終於來了,我已經等你九年了!」菩提達摩轉身站起,為他(神光)說法並賜號「慧可」。就因為他是認真的,而能得法成就。
當時我告訴那位信眾,當然啦,我不是菩提達摩,你也不是斷臂的神光,但是我很喜歡菩提達摩那種教導的方式,很嚴肅、很認真的方式。所以我告訴這位朋友,神光是斷了整條手臂,雖然我不是菩提達摩,你也不是斷臂的神光,但是看來我們都蠻欣賞菩提達摩那種教導方式的,那我現在要求你們切下手指尖的一小片,不用整隻手臂,然後我就為你們說法,如何?我準備好了!
當然我是開玩笑,她也知道,但是她還是覺得你這印度法師好奇怪,怎麼這樣說。其實一兩根手指頭並非重點,重要的是,只有像神光這種可以捨身為法的人,能夠當下了悟,乃至後來成就;如果聽聞開示只如聽音樂般的餘興節目,不會有作用的。我想很多人在這裡,親見了很多大師,聽聞了很多法說,還是跟以前沒有兩樣;如果你真的認真,在這一生中沒有理由不會達到成就,沒有理由!你們來聽法,但很多人並不是真心想要覺悟解脫!
另外一個故事,有個人來到佛陀跟前問,您是最有能力、完全覺悟的聖者,您總是告訴人們所謂的涅槃和完全的解脫,既然您是這樣地有能力、這麼慈悲,為什麼您不幫忙讓人們從諸苦中解脫呢?為什麼您不幫忙讓人們都能覺悟呢?佛陀說:「親愛的,你問了一個很好的問題,在回答你之前,請你幫個忙。」那人說:「如果因此可以幫助人們解脫,您就告訴我幫什麼忙,我準備好了。」佛陀說:「這個村子大概有一百戶人家,明天開始你帶著紙筆,家家戶戶敲門問他們,他們最想要的是什麼?完整地作個記錄。」「這個工作不難,明天黃昏之前我會帶回整個記錄。」次日早晨,這個人家家戶戶去問,得到的答案是:家裡的女孩需要找個理想的丈夫、需要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能夠有個好工作、家裡缺錢需要錢……等等。像這樣家家戶戶,黃昏前他完成了一個完整的記錄,如期地回到佛陀那兒,他在佛陀跟前讀出所有的答案,佛陀說了:「親愛的,我日夜說法,不斷地鼓勵人們修行通向覺悟,但是你看,看看你的記錄,每一個人最想要的,要這個、要那個,就是沒有一個人要的是覺悟。人們最想要的並不是覺悟,我有什麼辦法呢?」就是這樣的情況,現在在我們身上也差不多,我們到這裡、那裡聽法,只如餘興,但並非真心、並非認真。
總之,回到上次跟人說的那個故事,我只要你們手指尖的一小片,有人準備好了嗎?!沒有人,那我們可以結束了…………。
我想要說的就是,我們真的必須要認真一些。能生為一個人的生命是非常寶貴的,過去我們累積種種的資糧與功德,才有今生寶貴的人身。這樣的機會是稀有的、非常珍貴的,我們實在不能夠浪費每一分鐘、每一天,我們必須要努力,好好地利用時間、生命,從法上得到最大的利益、達到徹底的覺悟。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達成覺悟;如果你忽略它,你不努力,一旦又墮入惡趣,不知道還要歷經多長的時間受苦。所以要很認真地努力趣向覺悟,達成覺悟的目標,儘早從苦集的世間解脫。我要說,你們真的都非常幸運,已具足非常好的條件,所以請你們再多一點認真,我必須要說的只是這個,沒有多的了,你並不需要太多的開示。如果你需要開示,就是be serious(要認真──真的當它一回事),這就是法要。
當然對於be serious也要有正確地瞭解,不要誤解它。喔,師父告訴我要serious,好,我是認真的,我只要禪修,我不做其它事了──那麼你並不是正確地瞭解。你知道嗎?當我們講到所謂的中道,有些人會想,比如說持戒,中道嘛,說謊──不多不少就好了,這可不是中道。同樣地,be serious是對實相的覺知,時時、不間斷地了解諸法無常、任何事都可能發生、我隨時準備無常的到來,無時無刻是如此認真於「無執」──沒有任何執著。你隨時準備好可以離開,你真正可以做到放下,你時時刻刻能保持快樂,沒有任何執著。也可以說,就是時時對空性的了解。有時候你不了解serious,會給別人製造serious嚴重的問題。有個人說:他是個認真的禪修者,有一次他參加一個內觀課程,課程中告訴我們,名字只是一個假名、假象,實相中沒有名字。之後他到了印度南部邦加羅爾我師父那邊,我師父問他:「你叫什麼名字?」「我是一位內觀禪修行者,沒有名字!」你看看他剛剛是怎麼說的,他說「我是……」,他把「我」弄得比所謂「沒有名字」還更大,然後我師父給了他一個很好的喝斥:「你這個笨蛋!你想要教我內觀禪修?你對內觀禪修一無所知!」我師父糾正了他。所以,正確的瞭解很重要。
問:依佛的教誡說不殺生,到底作為一位佛教徒可不可以吃肉這個問題,請教法師的意見。
法師:就我個人感覺而言,作為一位佛教徒能夠吃素是一件很好的事,因為佛法告訴我們,如何對一切有情培養我們的愛與慈悲,任何生命都希望快樂地過活,都不希望其他生命來侵犯、殺害,甚至切成一片片讓人大快朵頤。一切有情都有相同的希望,不希望被殺害。基於此,我想一個佛教徒應該試著成為素食者。然而,再一次我們得要有正確的瞭解,有一些人他們本來還不是素食者,有些人他們也不是佛教徒,也許是天主教徒、基督教徒或回教徒,但是他們喜歡佛法,他們想要學習佛法,你不能告訴他們要先吃素才能學習佛法,這是錯誤的了解。如果他願意改變很好,否則這是他長久以來的飲食習慣,很難一下子就改變。沒有人可以在一天之內就成為完美的。一位非素食者,仍然可以學到很多很好的佛法,可以做很多好事,因此,不能先有條件限制他,只要鼓勵他成為素食者,不要把人嚇回去了!不可以說,如果你不吃素就不能親近佛法,這樣子方法錯誤,他可以慢慢地減少。同樣的,喝酒的習慣也不好,但有些人你不能叫他馬上戒酒才能學佛;還不能完全做到,起碼要有覺知,能慢慢地減少。當然,能夠的就應該吃素,如果你到過屠宰場,你就會知道牠們怎麼受苦,很多人不知道,只知道享受肉食的美味,因此,如果可能,當然要吃素。但對某些人,基於某些原因,他們沒有辦法馬上是,那麼讓他們慢慢地學法,慢慢地改變。
問:佛法談布施,布施具足功德。有人說:真布施不怕假和尚。就算知道他是騙人的,也不要吝於布施,是嗎?但是反面來說,是否因為我們的布施,反而讓人造業(騙人的業)。如果我知道他不是真的,是否就不應該布施給他?(譯註:此問之布施對象本來可能並非專指僧人,但當時譯者往布施僧人的方向去了,謹此。)
法師:如果布施者知道對方是一位假的出家人,那就不應該布施給他。但如果他並不知道,直接認為就是出家法師,他出自真心的供養,在他的想法裡,法師本來就是接受信施供養的,更何況想到僧眾將佛陀教法保存延續下來,基於虔誠的信仰,那當然應該要供養。但如果你知道對方是假的僧人或者有懷疑,那就不要供養,因為有疑心的供養不會具足功德。

to come closer拉近些!

問:法師是南傳的傳承,一般的印象,上座部(南傳)的傳統都比較強調自修,但是今天聽起來法師好像是比較出世的、菩薩行的?
法師:嗯!我們都必須圓滿一些資糧,做這些事就好像去圓滿一些資糧。而且,也不是說上座部(南傳)的就只強調自我提昇,而沒有慈悲、沒有對別人的愛,上座部的傳統也是佛陀原始的教導,也是完全的慈悲與愛。如果你閱讀佛陀過去生菩薩的一些本生故事(南傳小部),全是這些慈悲行的故事,所以廣行慈悲的資糧也是自然的事。而大乘佛法的太過強調,也可能成為另外一種極端;要去幫助一位病人,你必須是位醫生,要成為一位好醫生,你必須要學習,要有五年、七年的學習。如果你說:光是自己的學習就要五年、七年,這麼多人正在那兒受苦,我不能花那麼多時間就只為了自己的學習,就讓我開始練習當醫生吧,診斷、給藥、開刀,一開始就直接給病患動刀,危險啊,你會要了病患的命的。在你開始動刀、成為好的外科醫生之前,你必須先完成你的醫學訓練課程才行。如果在訓練之前就想要當好醫生,這很糟糕;相反的,你既然接受了、完成了一些訓練,卻靜默那兒不為人服務,那也是另一種極端。因此你必須知道,上座部和大乘兩者必須拉近些(to come closer),如果只是過份強調利他的事,是一種極端,太強調自利,也是另一種極端。佛法告訴我們的是減少痛苦這件事,幫助眾生減少痛苦;而去除痛苦至少可依兩個層次來說,一個當然是指解脫──從諸有的輪轉當中解脫、涅槃、苦的究竟解脫。但這需要時間啊!在這之前,很多人在飢渴中、在病苦當中。對病人而言,醫藥就是最好的法,而不是哲學、禪修、阿毘達磨;對飢餓的人來說,食物是最好的法、藥石;口渴的人,水是最好的;沒衣服、沒房舍棲止,給他衣服、房舍便是最好的法,因為這能減輕他的痛苦。對於飢餓的人,你給他哲學、教法、阿毘達磨,很大的錯誤;這些要給台灣人,不是非洲的飢民。他們先需要的是食物、衣服、教育、醫療,這是當下最好的法,痛苦減輕之後,現在才是教導他們法教、禪修的時候。如果這個人餓得半死,根本沒力氣,你告訴他坐下來、背部挺直、禪修,他根本沒力氣坐得直,肯定會彎下身來,你這時要教他法,錯,你要先給他東西吃。

問:請法師帶領我們回向。
法師:嗯,坐好,你們是在台灣,把你的身子坐直,舒服地、平靜地坐著,輕閉雙眼,放鬆,感覺你自己放鬆了、平靜了。
感覺你非常的幸運、幸福,特別是今天我們有這個機會聚在一起,一起坐在這裡,分享一些佛法。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因緣,所以感覺你自己非常幸運、快樂。
感覺你的心充滿了清淨的愛、慈悲和善念,讓清淨的慈悲從你的心中往外流出。世間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們和其他眾生,被剝奪了像這樣寶貴的機會,而正處於巨大的痛苦之中;讓我們記得他們的苦痛、感覺他們的痛楚、聽到他們的哭喊。
讓我們的愛、慈悲與善念和一切受苦的眾生分享。
願一切眾生都能分享我們的快樂、平靜與功德。
願一切眾生有一天可以出生為人、有因緣親近佛陀的教法、並能從諸有之輪中解脫出來。
在那之前,願一切眾生平靜地、快樂地、和諧地、友善地生活,彼此相愛、互相扶持,不傷害彼此。
願一切眾生快樂、安好!願一切眾生快樂、安好!願一切眾生歡喜、安樂!

(法師一段巴利文的唱誦與祝福)

法師:非常感謝,有這樣的機會、有這樣的因緣,能跟各位分享一點佛法,我感到非常的榮幸、無上的歡喜。祝福大家身體健康、壽命綿長、心靈平靜,願你們繼續增長、增上正法的光明。
祈願我們所有人、包括我自己,能在這一生結束之前,從這個苦集世間的輪轉中解脫出來,祝福大家這一生中就可以達到覺悟解脫。
我們同是法中的兄姐弟妹,同是釋迦牟尼佛陀的兒女,我們很快地就要彼此分開,我將回到喜馬拉雅,但是我們在法的網絡中是彼此連結的──我們會記得彼此,我們將傳遞慈愛與悲憫給彼此,我們會為彼此祈願,即使身體上來講我們是遠遠地分離兩地,我們都會一起修習並且共同走在正法的道路上。
盼望下次再見。謝謝你們,阿彌陀佛!祝福你們!

(法師:be serious──我並不是說要你停止微笑。而是指持續不斷地在心裡記得法、實相,安住在實相中,不忘記實相,時時安住於實相中。)
彌陀飄香覺有情  (陳品廷)









  在修學佛法的路上,個人總是停停走走、片片斷斷,某些領域甚至不了解的。而對彌陀淨土尤其陌生但又感親切,陌生其源流及義意當為何?親切在家家彌陀戶戶觀音於這時代的普及深根;烙印中衪們如家中一員,成長伙伴,所以不曾懷疑但卻是忽略的。
  過往三十八年間,嚴格說佛號不曾駐留過我的內心。直到近年學習帕奧禪師傳授的法門,在生活中為了便於起正念,即用佛號代替妄念雜想,培養穩定力才與之扣上。然竟也發現並不影響原禪修所緣,其有增上作用。從課堂上理解,這是法身佛無處不在的觀念,視每人因緣不同而有所影響。
  這次參加淨心「西方佛國面面觀」課程,道昱法師以十幾年來負笈英國倫敦、劍橋兩大學府,就對彌陀淨土的專研及實踐,依據彌陀系列最原始的經典,引領我們穿越時空,俯瞰其演變和對淨土觀念的實現。法師的開演精湛、有系統並且是堅鏗篤定的,讓我這陌生之客能窺其華探其究,並有粗略性的了解。

  以下就能力所聽聞和理解,予之部份歸整和分享。
一、歷史層面之簡介:
  1約西元二○○至四五○年之間,彌陀信仰的經典已開始有人翻譯,「淨土」二字的觀念源自維摩空性等經典,並以慧作前導。
  2約西元三○○∼五○○年間,禪觀的經典不斷譯出,觀佛觀念與彌陀法門相應代表性。
  3約西元五○○∼七五○年間,觀無量壽經,是往生西方淨土的一部要典。相繼有吉藏法師及智者大師談四淨土,道綽法師則承襲觀經並發揚光大,同時首創念珠使用。然曇鑾法師是首開觀經修學的關鍵性人物,法師原近神跡靈性、好求仙術,後來因緣際會出家,其間逢中國三藏菩提留支法師,授予觀經而信受修學並弘廣。最後由善導大師把念佛普及平民百姓,同時將念改成口唸。此時的淨土可說是相當興盛的。
  4約西元七○○∼九五○年間,善導大師更將口唸佛號廣佈。但以慧作導的觀念也漸行模糊了。
  5約西元七五○∼九五○年間,兜率天宮(即彌勒淨土)觀念抬頭。由玄奘大師弘揚唯識,但兜率觀念未盛。直到窺基大師導出內院觀念,並加以闡揚唯識。此時二大淨土出現分庭抗衡的情況!
  6約西元九五○∼一二○○年間,中興天台祖師四明知禮則側重在教學及觀禪,在此彌陀信仰又開始轉型了……。
  由此可明白,彌陀淨土早期即以智慧作前導,發展至後期因人、時、地衍生出不同思想和面貌,對於主軸性不免失焦而捨本逐末,甚至影響近代,但我們也不能忽略其對普羅百姓的偉大貢獻。所以道昱法師一再強調background(背景)的重要,如果未從各各背景層面去了解,往往會在理論及修證上有所偏頗。誠如印順導師:「佛法一旦成為世諦流佈,就必然隨順世間的無常法則而有所變遷,在立場上已不單純是對錯問題,而是思想演變的問題。」

二、就修行觀而言:
  分二:世間觀及出世間,世間觀又分為信行人及法行人。信行人是執有唸佛(唸),因未與法性相應,所以只能成就世間的福德(量化),但不表示往生西方無份,那又是願望、信力、專一的別題。法行人是空性念佛,即認識法性,當下做滅煩惱。所以能夠成就出世間的功德(質提昇)。但也不表示往生西方有份,還是要與願望、信力、專一相呼應的。
  又出世間觀分假名有及緣起空,就緣起空說,即是在無常的生滅中當下即空。但他必須依事相上去行持才能完全了知,次第是愛盡離欲|滅盡|涅槃,正是彌陀淨土最終的真實義。也就是說即使我們往生西方,在那裡聽聞佛法修行,最後也是要回到人間完成這涅槃寂樂的目的。
  雖然阿隬陀佛發宏願,欲度眾帶業往生淨土,但還是有條件的。這些條件在「觀無量壽經」中有明載,主要不離三個主要條件。(一)修心往生(具備三心),至誠心、深心、迴向發願心。(二)修業往生(須有三種業),孝敬、慈心不殺、菩提心。(三)修觀往生,即修持十六行觀。
  而這些條件其實就是自力(自我努力)的延展,則他力(彌陀願力)是伴隨自力而來的。同時也須建立在三昧定的基礎上,也意謂著要往生西方淨土實非易事。道昱法師提到,智者大師要往生時,其弟子關詢大師觀智成就,大師言愧:「吾不領眾必淨六根,為他損己,僅是是五品弟子位耳。」大師都盡如此,況我們這些凡眼塵軀,勿多事多欲纏身,或許我們應以此為鑑,常闢一靜處於止業處精進,念念驅馳於觀業處學習,畢竟璞玉不琢是難為器的。法句經自己品一六六句云:「不管利益他人的事多重大,也不可疏忽自己的究竟目的(涅槃),更要下定決心完成。」
  課程未兩天,我們移位到慈恩佛學院,進行實修教授。首先練習觀佛三昧(觀佛身相)及念佛三昧(持名憶念),是為平息識浪得一心相用。次而修學十六行觀,法師介紹幾種觀法,我們擷取落日觀、水想觀、往生觀(普觀想)為所緣。就個人相應的七個往生觀,觀法步驟有七:(一)先作觀意想生於西方極樂世界(二)見一蓮花現前(蓮花須以青、黃、赤、白任選其一作觀)(三)入蓮花中結跏趺坐(四)觀想蓮花合起(五)再作蓮花開想(六)開時有五百色光照身(七)繼而見佛菩薩遍滿虛空中來相迎。
  往生觀乍聽會聯結死亡。是的,是死亡前可以預先準備的一項功課,反覆熟稔以便成為往生西方淨土的識途老馬。透過美好喜悅的情境,汨汨釋流死亡-痛苦-煩惱的恐懼,在虛空中與佛相融,彷佛已置身西方淨土裡。
  西方淨土的信仰給予一般人印象,大都停留在口唸佛或憶念佛的層面,至於法性(緣起空)念佛,普遍不為人了解和接受。因為這是究竟真實義與自性相違的,須透過觀智當下斷滅煩惱來完成涅槃境,是條長遠、難走又不易理解的路,可能為此不得青睞普化,我們也不能因此而不去正視他,應讓更多人重新認識導回正軌。有如斷了線的風箏,也該尋回風箏的落點處,而再接上線,重新起飛吧!
  文末筆者,謹以一詩句與眾共暢懷:
    心心相應照青空,你知我知無須知,
    翩然起舞劃長夜,彌陀展翅迎風來。
走在「成佛之道」的路上  (不名)



  佛法精深廣博,又有許多不同的修持法門、方法,再加上近年來學佛風氣很盛,許多道場、精舍都不乏有法師、居士,做精闢的演說。我當然也跟得上潮流,到處逛逛 、處處聽聽,每次聽回來也覺受益良多,生活也很受用。但也是止於此而已,對於如何深究,卻裹足不前,因為覺得佛學實在太深奧了,不是我這種凡人能洞悉的,只要是心存善念,沒有害人之心,應該就沒錯了。因此也就一再蹉跎。
  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中,淨心圖書館的師姐告訴我,有成佛之道的課程,鼓勵我來上課 。因為課程已進行一段時日了,當時我有些猶豫,是否要去上課,後來抱著就當成是去薰習罷!聽完一堂課後深覺歡喜,又得知先前沒有上到的部分 ,已有錄成CD,可以借回去聽,就這樣從頭開始聽。
  見岸師父很清楚告訴我們,讀完這門課不是就可以開悟、 證果,但是可以建立正知、正見,可以有擇法的能力,可以自己找到屬於自己修行的法門。聽到這,我就告訴自己,這真是太棒了,這些年來繞來繞去、尋尋覓覓,就是不知如何下手,不是就是要這些嗎!就這麼定下來,讀下去。
  師父上課從微細又很容易被忽略的部分去教導我們,例如:看書要從序開始,可以瞭解作者的動機及提醒讀者注意事項。而導師的重點,都會放在前面或末句。又告訴我們讀「成佛之道」的方法:一、要注意標點符號。二、每段重點要標出來,找出問題去思考。三、解答問題時,可用書證→ 經證或理證〈無常無我〉→教證,並舉例說明,更進而反省自己。四、回顧筆記。
  廣義的佛法包含一切法,一切法離不開三法印,而三法印可以讓我們成佛,要用三法印來研究佛法, 導師的成佛之道,從歸敬三寶,聞法趣入,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到大乘不共法。統攝一切佛法,指出菩薩道的修學綱要,及眾生根性不同,發心、修行、證果,也就有所差異。更綜貫了正常道與方便道的一切,圓滿顯示佛道的次第。
  在課堂上,師父除了根據教本之外,還編輯講義作為補充教材,補充許多經論出處,更強調讀佛法要有史觀,要能貫通,才不至於雜亂、無章法。上師父的課,解說既清楚又簡單,一點都不覺艱澀難懂,又能點出學員的盲點、迷處,每堂課下來,不僅頗覺有長進之外,還有一種欣躍之心。
  佛在人間成佛,成佛在人間,要成佛要先成人,要發菩提心回到人間,繼續學佛。成佛要三大阿僧祇劫,不怕慢只怕迷,而學佛有八難,人更有陰之迷 ,像窺基大師都還有隔陰之迷,而有三車法師之稱,況凡夫的我們,所以要日日發願:惟願三寶,慈悲、攝受,願得生生世世,見聞佛法。善知識難遇,佛法難聞。我們遇到這難得的良好機緣,真應該好好珍惜、把握。所以雖然現在和以前一樣,日日過生活,但心境上完全不同,天天在法喜中,因為,我知道,我們已經上了「成佛之道」了。
別具一格的學習方式─上「英文經典讀書會」感言  (陳娟)





  年齡漸長愈來愈喜歡上課,在課堂上吸收老師的學識、經驗、智慧和用心整理的教材。在短短的九十分鐘內,傾囊相授、自覺是一大的福報。因此年過半百、談不上學識豐富,但在不同的教師、不同的教學方式學習下,上課的經驗還真不少!
  第一次上許心慈老師的課,她便詳說上課的方式,以法觀師父翻譯的「佛陀的法音」為教材,一堂課唸二至四句,重覆的誦唸不解說。待我翻開書本,發現句子都不長,兩個小時的課程唸三、四,怎麼可能?雖是中英文對照方式,但是全不解說、疑惑如何解?心中思慮尚未弄清便開始上課了。
  起先,跟著許老師一句一句的唸,爾後老師會要求以不等的次數重覆唸誦、或英文、或中,唸著、唸著、漸感不耐,有頭大的感覺,看看時鐘才近半個鐘點,天哪!還有九十鐘咧!那有這種上課的?完全不解說。心媢蕨罹B咕了不知多久,突然念頭一閃『信任』:信任老師的用心,『放下』:放下心中由過去上課經驗累積的制式成見,看看會有什麼結果。當下摒棄凝神、專注於課本的字句。初時,就是一字一句的唸,唸英文部分數次以後,文法結構略懂、再唸到中文、瞭解了意思,如此反覆數次,不論英文、中文都看到文句之美。中間休息十分鐘,口腦皆得到休息。繼續一而再、再而三的唸、吸氣、吐氣自我練習順著句逗,一段一段的吸氣、吐字便不那麼頭大了。
  就這樣過了幾週,每次上課開始會複習上次所教的,溫故而知新義、體會更深。接著應許老師要求法觀師父會在課堂上後段時間就當日所教部分提供其他經書的相關資料,並加以解說。對我這個初入法門者加深印象。上課變得多采多姿。最新上課前許老師會帶我們靜坐片刻,以前在家也靜坐過,每每皆以進入睡眠狀態而結束。不知是淨心圖書館環境素雅,還是師父的法語引導,心靜了下來,頭腦也漸漸清晰,一上課便能進入狀況。又有前面的語句基礎,對新學的句子充滿了期盼。如因外務不能上課,也會有遺憾之感。現在上課仍是不停的誦唸語句,因為老師不解說,只好求諸於己,邊唸邊體會文意、依賴心也日漸消減,內涵雖深,但書中遣詞用字都很簡要。有中文的幫助,現在又有法觀師父的解釋,不但對「佛陀的法音」認識日深,還可運用在日常生活中喜怒哀樂的各種境況。聞喜雖樂而不致忘形,遇困也較能安下心來尋求解決的辦法。感謝許老師別具一格的教學方式。
發行日期: 2009/07/20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淨心電子報 閱讀正確版
財團法人淨心文教基金會
 網址:http://www.puremind.org.tw
 地址:高雄市苓雅區四維二路96號4樓
 電話:00886-7-7238363 傳真:00886-7-7158375
淨心屏東佛學視圖書館
 地址:屏東市中山路72-5號3樓
 電話:00886-8-7653125 傳真:00886-8-7236039
郵政劃撥
 戶名:財團法人淨心文教基金會
 帳號:41645057